天津市红桥区克明耳病研究所

成功之路

天有崩漏,地有女娲;世有顽疾,必有良医;抓住机遇,开拓进取,创新疗法,力克顽疾 张主任早在1965年末,在参加下乡巡回医疗队期间,一个偶然的机会,采用针灸法成功地先后使河北省盐山县翟庄村的一名20岁的男聋哑人翟国昌,和一名15岁的先天性聋哑男少年 ,李某某(其大姐、妹妹均为半聋哑、二姐正常、父母正常)二人都回到了有声世界。(据反馈消息:现已60岁的翟国昌的听力下降为重度耳聋,勉强与人交谈:50多岁的李姓患者已娶妻生子,听力下降不明显)正是由于四十多年前的这个机遇使张主任走上了矢志攻克“聋哑禁区”的坎坷之路。纵观名目繁多的各种疗法,客观地说疗效欠佳,多不理想,尽管自己使用针灸已使两名聋哑人回到了有声世界,但这仅仅是偶然而已,无把握而言,受古人“为刺之要,气至而有效”的启迪,意识到只有玄妙莫测的“气至病所”针灸法才能有更确切的疗法。历代针灸家都极为重视“气至病所”,并为此付出了艰辛不懈地探索研究,但是由于“气至病所”是针灸学里顶级感传现象,而非一般的针下“得气”和一般的“循经感传”,千百年来,尚未闻有那位针灸家取得了突破与成功。路是人走出来的。张主任对“气至病所”针刺法进行了殚精竭虑地探索研究达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为了能使针灸术法外求法,法中求变,变中求奇,奇中求气,常冒着自身危险和痛苦于不顾反复进行自我针刺尝试,以自身的感受来体会和领悟其中之奥秘。可谓天道酬勤,对如何激发、控制“经气”及循经感传抵达进入耳内病灶规律等方面由已达到了自由王国的程度。学无止境,永不满足。继之对针灸治疗取穴进行了开拓创新之研究,对有关患者进 行抽样分组,临床实践,对照筛选,对穴位去伪存真,最后精选至每次治疗仅选取一个穴位,感传抵达耳内进入病灶,有若干穴位轮番使用,即自命名为“一针通”。其含义不是一次即愈,而是每次只扎一针,感传直达病灶的针刺法。据《三国志、华佗传》记载:华佗主张“若当针,亦不过一二处,”可见针灸取穴,贵在精当,对症下针,则奏奇效。一个越高明的医生所采用的治疗方法或所取的穴位就越少,只有少而精才能比较出疗效得确切性,还减少对患者的副作用及痛苦,同时也避免了患者们为那些滥竽充数的无效疗法去买单!当然也是医德高尚,医术精湛的具体表现。